Productivity and long term growth

Going for Growth 2016: Editorial in Chinese ‌编者按

 

编者按

恢复健康的增长:提高生产率及其包容性的政策


距金融危机爆发已近八年,然而,全球经济复苏的前景仍不明朗。发达经济体的复苏进程依旧没有起色,特别是在欧元区和日本,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也已放缓。贸易和投资仍然疲软,就业和工资增长令人失望。由于资本正在寻求高收益率和安全去处,金融市场愈发动荡。要恢复健康且具包容性的增长,需要采取紧急的政策对策,同时依靠货币、财政和结构性政策:一方面,单纯的需求政策无法恢复可持续增长;另一方面,只有在需求充足的情况下,旨在加强竞争力和创新、创造就业机会以及修复金融体系以提供投资资金的政策才能奏效。


2016年《力争增长》报告强调了在制定一揽子政策时注重不同政策之间协同增效作用的重要性。要扭转普遍存在的生产率下滑和不平等加剧问题,关键是要创造一种有利于创新和资源再分配的环境,而在各种改革目标之间,例如产品市场的竞争、劳动力流动以及金融市场稳健度之间确保政策一致性,又是创造这种环境的关键。

生产率是追求福祉过程中的核心要素,但在绝大多数国家,生产率水平一直呈下滑趋势,至少在发达经济体中如此,其下滑过程可追溯到约2000年。虽然这其中可能包含衡量问题,但在这种总体下滑的背后存在着一种令人不安的共同趋势:各个行业不同企业之间的生产率增长差距在拉大,知识资本投资增长率在下滑以及创业步伐在放缓。这些趋势是基本政策环境中存在的问题——市场竞争和创新、劳动力市场制度、金融结构和稳健度 ——产生的结果,这些问题也是收入分配方面出现不利趋势的因素。


为了应对生产率和包容性方面的挑战,各国政府需要牢记这些发展变化背后的基本政策,以及保持连贯一致一揽子政策的必要性。首先,要缩小企业之间的生产率差距,需要以更好的方式促进创新从生产率领先企业向生产力落后企业转移。由于这些领先企业大多为跨国企业,所以,要实现知识和技术从这些全球化“领军”企业向本国企业转移,关键是要加强通过贸易、外国直接投资、全球价值链和技术型劳动力流动带来的跨境联系。

要给国际贸易注入新的动力,不仅需要最近在这方面达成的协定得到强有力的执行,也需要努力进一步减少其他形式的障碍,例如外资所有权限制或是在公共采购、税收和补助方面优待国内供应商的做法。在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特别是巴西、印度和印度尼西亚,需要消除基础设施投资方面的障碍,以大幅改善构成跨境贸易基础的运输和物流服务。


其次,考虑改善知识普及和充分利用新技术,这需要落后的企业对包括研发、技能和组织管理等各种知识资本进行协同增效投资。正如本报告所述,虽然需要恢复对知识资本的投资,但近年来从数量上来看创新政策改革似乎呈现出稳定下滑的趋势。


另外,要使创新领域的改革产生实效,需要给予企业正确的激励,以使其努力以更低的成本开发新的、质量更好的产品。激烈的产品市场竞争力可提供这种激励。在这方面,发达经济体创业数量减少可能表明,市场准入的门槛正在抬高,包括金融体系产生了障碍,因而竞争的实力也在减弱。

为此,需要重新审查竞争政策、破产立法以及产品市场规制,为市场准入和退出提供便利,并为新旧企业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正如本报告所强调的,服务业特别需要有利于竞争的改革,因为服务业仍有很大的创造就业和提高生产率的空间。这样的改革特别适合德国、日本和韩国。这些国家在服务业和制造业方面存在着发达经济体中最大的生产率缺口。对于中国而言,由于正在进行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相当具有挑战性的再平衡,这样的改革同样适用。


全球一体化进程加深以及对无形资本的日益依赖,强调了在竞争执法、规制协调、基础研究以及流动资本税收领域采取集体政策做法的重要性。2015年的一项主要成就是,在20国集团和经合组织主持下拟定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行动计划”,促成了一项旨在限制跨国企业避税的一系列措施的全球协议。


除了提高竞争力,产品市场改革也促进了资源从生产率低的企业向生产率高的企业再分配。采取措施,减少劳动力流动的障碍,特别是与住房市场有关的障碍,将进一步提高资源分配效率。反过来,为确保资源再分配能够真正有利于福祉,劳动者也需要具备更高的技能,并获得改善技能的真正机会。因此,成人教育应更加注重那些与技术进步具有互补性的技能,以便减少技能错配,并使劳动者更好地适应与特定工作相关的任务性质的快速变化。改善技能与工作的匹配度,可提高生产率并减轻不平等。


持续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是改善收入分配的最佳方式,因为经济下滑时遭受严重打击的是低收入和技能水平低的劳动者。若干发达经济体——特别是面临居高不下失业率的经济体,如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面临的一项挑战是,从针对特定工作岗位的社会保护转向针对个人的保护,以更好地支持工作岗位和企业更替过程,而这个过程是具有活力、持续增长经济体的基础。在这方面进行改革将帮助受失业重创的年轻人和低技能劳动者获得更多的就业机会。新兴经济体也需要加强社会保障,以降低非正式性和不平等水平,同时促进国内消费。


要确保增长惠及所有社会部门,强劲的就业增长必不可少,但单纯的就业增长并不足以解决问题。在许多国家,高收入家庭享受的经济增长红利占很大比例且在不断增加,而底层收入多年来却处于停滞状态。在英美,特别是美国,旨在向不利背景的学生提供更多优质教育机会的改革以及旨在提高税收体系效率和公平度的措施将有助于实现更加包容的增长。在意大利和韩国等国,家庭收入在过去二十年里落后于国内总产值的增长。本报告第3章探讨了国内总产值所产生收入向家庭部门传导的渠道。


考虑到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在增长和包容性方面面临的广泛且不断变化的挑战,本报告述及的结构改革步伐放缓问题十分令人担忧。为恢复可持续和公平的增长,本应加快改革步伐,但自2011-2012年以来,改革步伐却表现出稳定放缓的迹象。虽然有些国家做了相当大的努力,但很多国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原本制定了雄心勃勃改革方案的国家,例如印度、日本和土耳其,如今在严峻的政治挑战面前,面临丧失改革动力的风险。20国集团行动计划在加大改革力度方面取得了进展,但仍有很多行动未得到充分落实。


考虑到疲软的需求环境,旨在提高生产率的结构性改革一揽子方案也应注重在设计上尽量使短期增长收益最大化。本报告第2章综述了在艰难的经济关头所推行的改革对于其在生产率和收入分配方面的成果的影响的相关问题与证据。着重于转变公共支出构成以加大投资力度,为新企业进入服务业提供便利,以及减少劳动力流动障碍的改革战略,在需求政策和经过修补的金融部门支持下,将最有可能在短期刺激经济活动。在经常项目盈余较大的欧元区国家,如能加大改革力度,也将有助于确保该区域当前重拾经济增长的势头不会因为内部分歧和外部阻力而中止。所有国家如能齐心协力为改革努力以及为支持需求做出贡献,则可改善国内和全球经济的生产率恢复更高增长并实现更具包容性增长的前景。

Catherine L. Mann
OECD Chief Economist

 

Related Docu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