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拉丁美洲的财政政策和发展:两者关系如何?

 

财政政策不仅是宏观经济管理的工具,也是拉美各国政府实现发展的

工具。积极妥善地利用税收政策、公共支出和债务管理可以促进经济增

长,降低贫困与不平等,从而推动拉丁美洲的发展。

一国财政体制的表现还映射着政府与公民之间订立的社会契约。一方

获得数量和质量均适当的公共产品和服务,另一方拥有透明的、累进性的

税制,这是一份健全的社会契约的标志。双方需要齐头并进:如果卫生、

教育和基础设施等公共产品的数量稀缺、质量低下且分配不公,那么社会

契约就会被削弱。而脆弱或累退性的税制也会导致同样的结果。

由于拉丁美洲正处于民主巩固阶段,因此这种社会契约对今天的拉美

尤为重要。一国财政体制的表现——以及公民对这一表现的看法——与民

主合法性本身紧密相连。财政合法性(即认为税收和公共支出体制是公平

的)在此具有关键性的调解作用。财政具有高度合法性表现为:税收和转

移支付体制能有效地解决收入不平等;高质量的公共服务得到公平分配;

权责均厉行公平透明原则;政府对财政体制的管理拥有相当的民众支持率。

财政政策的选择并非存在于真空中,而总是受到政治决策的限制。政

治至关重要是因为财政政策与福利国家的性质密不可分,而福利国家的形

成是一个深刻的政治进程。简而言之,政治经济学非常重要:从技术上设

计财政体制需要考虑到政治约束条件,从而为该地区持续实行改革增添

希望。

本书的观点不同于两种传统的财政观点,即认为财政对增长是一种威

胁(通过税收对工作和投资产生的非激励性作用)和财政仅是控制通货膨

胀和失业的宏观经济稳定器。本《展望》认为财政政策可以成为拉美促进

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工具。财政体制可以提供必要的资源,从而

得以进行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投资和结构转型。税收和公共支出可以直接应

对长期困扰该地区的两大问题:贫困和不平等。

然而财政政策的这种潜在优势并没有在拉美得到实质性发挥。税收和

转移支付在欧洲使不平等的基尼系数下降了9 个基点,而在拉美却不到2

个基点。拉美的社会保障支出具有较强的累退性,这是财政政策无法发挥

再分配功能的最重要原因。同时,像医疗和教育这类基础公共产品和服务

的质量既不能满足拉美地区的发展需求,也没有推动公民参与国事。如果

拉美各国政府希望充分发掘财政政策作为发展工具的潜在作用,那么就需

要考虑换一种途径。